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繁體中文

青春速度——山东济南历城区法院法官龚纬和她的刑事速裁团队

http://www.e23.cn2017-08-09 17:18:50皇冠现金投注

    摘  要:她全神贯注,认真地听取每个人对开庭准备情况的汇报,不时地点头表示赞同,有时也会毫不犹豫地打断话题,指出汇报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她说,明天就要开庭了,这些问题必须在今天解决掉……

青春速度——山东济南历城区法院法官龚纬和她的刑事速裁团队

  她全神贯注,认真地听取每个人对开庭准备情况的汇报,不时地点头表示赞同,有时也会毫不犹豫地打断话题,指出汇报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她说,明天就要开庭了,这些问题必须在今天解决掉……

  2017年3月,在司法责任制改革的大潮中,龚纬开启了她从事法院审判工作15年来的一个崭新的角色:山东省济南市历城区人民法院刑事速裁团队的“队长”。

  在历城法院,像龚纬团队这样以法官名字来命名的审判和执行团队有52个。按照该院《审判团队建设实施意见》要求,龚纬团队的组织形式为1+2+2模式,院里为龚纬配备了蔡文婧和刘春红两名法官助理,还有张豫琦和王文倩两名书记员,审案范围为检察机关建议适用简易程序和速裁程序审理的刑事案件,共涉及罪名10多个。

  龚纬团队的5位姑娘,花一样的名字。在刚刚过去的5个多月时间里,她们用一组跳荡的数字,演绎了一个基层法院提高审判质效的“新摇滚”,同时也为如何破解立案登记制实施以来案件持续增长难题,给出了一个现实的答案:适用简易和速裁程序审结的刑事案件已占到该院全部一审刑事案件数量的70%,当庭宣判率达到95%以上。

  “台上10分钟,台下10年功!”对于龚纬团队如此“战绩”,历城区法院院长李忠林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龚纬版的“速度与激情”

  2017年5月26日,对于龚纬和她这个刚刚成立还不到3个月的速裁团队来说,有一组数据十分耀眼:2个小时审结7起案件。

  上午9时,一声法槌敲响。龚纬主持适用速裁程序,对8起刑事案件进行集中审理,其中涉及多名被告人故意伤害案1起、交通肇事案1起、容留他人吸毒案1起、盗窃案1起、危险驾驶案4起。这8起案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自愿认罪,适用法律无争议,依法可能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单处罚金。

  这是一次速度的超越,更是一次审判艺术的精彩展示。

  为了做到心中有数,开庭前,龚纬需要详细了解他们是否知道被指控的罪名、是否认罪、有哪些诉讼权利等情况。龚纬很重视这个“第一次接触”,因为这样做不仅是一种法律程序,更重要的是这是一次摸底、沟通和磨合。不仅如此,龚纬还要听取检察机关的意见。

  那天早上,龚纬提前1个多小时就来到办公室。她打开电脑,对照着这8起案件的审理提纲,把各种准备工作又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生怕有什么遗漏。直到她确认没有问题了,才匆忙吃下自己带来的早餐。这种工作习惯,让她拥有了一种品质:追求完美。

  由于“功课”做得扎实,庭审进展顺利,除1起危险驾驶案被告人外,其他7起案件被告人和辩护人对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及量刑建议均无异议,同意适用速裁程序,且当庭发表了意见,均表示认罪、悔罪,因此省去了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两个环节,庭审时间大大缩短。

  11时,龚纬对8起案件中的7起进行当庭宣判。整个庭审过程用时2个小时。

  庭审结束后,被告人、辩护人在庭审笔录上签字确认。半个小时后,被告人、辩护人、被害人、公诉人就拿到了判决书。他们不约而同地说:“没想到结案这么快!”

  龚纬开完庭回到办公室,早上泡好那杯茶早已经凉透,但她的思绪仿佛还在法庭上。“虽然检察机关建议适用认罪认罚速裁程序,各被告人庭前也表示同意,但我也要在庭审中查明被告人的真实想法!”龚纬介绍说。

  说话的时候,法官助理刘春红抱着一大堆卷宗推门进来:“龚姐,判决书都送达完了。你看一下,这是接下来的执行手续!”

  龚纬很认真,逐项看完后说了一声:“辛苦了!”她知道,今天上午审结的这7起案件,可以说是创造了一个纪录。但是,她并不就此满足,她需要不停地超越……

  采访龚纬,没有大块的时间,只能是“见缝插针”,但却获得了一种真实。她一头乌黑的短发,一身干净整洁的制服,更显帅气干练,气场十足。架在鼻梁上的那副中规中矩的黑框眼镜,让她的眉梢眼角都遮藏不住秀气。她严肃起来的时候,颇有些威严气度;可当她一笑起来,蛰伏在镜片下的那双敏锐的眼睛就会眯成一条线,让人感到亲切而真诚。她说话时语速很快,“哗啦啦”特别像这个季节午后的骤雨,听起来却又像趵突泉的泉水一样清澈明晰。

  短发,风一样的脚步,快言快语……这些词汇集中在一个1981年9月出生的女法官身上,让人很容易与她办理的案件类型联系在一起,那就是一个字——“快”!

  2017年3月,按照上级法院的部署,历城区法院组建完成了52个办案团队。刚刚入额的龚纬,被任命为刑事速裁团队负责人。

  在局外人看来,龚纬承办的大多是一些案情简单、事实清楚、被告人认罪的“小案子”,比较简单。事实并非如此,“小案子”其实并不简单,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她必须严格把握好“三关”和“五个说得清”:“三关”,即证据关,程序关和适用法律关;“五个说得清”,即案件事实说得清,认定犯罪的证据说得清,辩护意见采纳与否的理由说得清,适用的法律说得清,量刑情节说得清。同时,每一起案件受理后,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做大量的判前调查工作,包括要了解被告人相关情况、十几种立案手续的送达、拟定审理提纲等。案件宣判后,还要分“实刑”“缓刑”两种不同情况,与看守所、公安局、检察院、司法局、被告人户籍地派出所等部门交接各种法律文书和手续,要解除取保候审决定,要了解社区矫正环境,还要整卷、扫卷、订卷、归档……这些工作尽管琐碎,但却一点也马虎不得,稍有疏漏,就会铸成大错。

  “曾经有一个适用速裁程序审理的交通肇事案件,审理期间,光电话就打了127个!”龚纬推了推眼镜,苦笑着说。还有一起普通危险驾驶罪案件,庭前沟通时被告人表示认罪,但在法庭上却突然翻供,这就需要中止审理,并将案件立即转入普通程序审理,一分一秒都耽搁不得……

  有一位前来历城法院采访的媒体记者抱怨说,报道龚纬法官很难,因为她很少抬头看镜头。他也许不知道,这是龚纬的一种工作习惯:一边审案,一边写判决书。很多时候,一连几个小时的庭审,她边审边写,待庭审结束后,早已经是汗流浃背,浑身酸疼。有一次,她集中开庭审理了10起案件,庭审从上午9时开始,一直持续进行到下午1时,中间没有休息。庭审结束,她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直接趴在沙发椅上“歇一会儿”,连同事从食堂捎回来的饭都不愿动一口。

  回想自己审理的案件,龚纬说:“法官在任何情形下都不能动情绪,但讲法律的同时,还要讲人文关怀,要刚柔相济!”很多时候,被告人一时拿不出那么多赔偿金,而受害人急需赔偿款来治病救命,这就需要沟通协调。比如,你可以先让被告人凑一笔钱给受害人解燃眉之急,拿出一个好的态度,矛盾就会缓和许多。如果就案办案,就可能激化矛盾……

  听龚纬讲故事,真是一种享受。一个类型的案子,已经讲过多少次了,但她对案子的兴趣和努力,却永远像是第一次遇到的新鲜事一样。说到动情处,美丽的眼睛中还会闪烁着一些泪光……

  追梦路上“新摇滚”

  “我有一个很棒的团队!”每次说起简案快审的感受,龚纬总是把成绩归功于团队。

  2017年6月,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爱云到历城法院调研审判执行团队建设,对龚纬团队的工作给予肯定。

  龚纬团队的“很棒”,不仅是说她麾下的每个人都很年轻,学历和专业素养高,更重要的是她们每个人都怀揣梦想而来。2002年,龚纬大学毕业后考入法院,先后在研究室、政治处、民庭、行政庭、刑事审判庭等部门工作。2017年3月,通过竞争上岗,她担任了历城区法院刑事速裁团队的负责人,由此按下了她作为员额法官生涯的启动键。不过,速裁团队的姑娘们仍习惯地称龚纬为“龚姐”。这个称呼,让她和大家相处融洽。

  面对“案件数量激增、审限又短”的现实,龚纬团队的每一个人都在奔跑、冲刺,“为梦想而战!”成为她们进取的动力和源泉。梦想这东西,有时意会比言传更有滋味。亮出来是一杯白水,捂着就是一坛醇酒!

  推开历城法院一间1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一堆堆小山似的卷宗整齐地摞在一起,让这间4个人的办公室更显拥挤。窗台上,有几盆绿植长势旺盛,为这间办公室平添了几分生机与活力。7月,正是泉城济南一年中酷热难耐的时候,龚纬速裁团队的姑娘们端坐在电脑前,有的在起草法律文书,有的在整理卷宗,键盘敲击声,电话铃声,以及匆匆的脚步声交织在一起,让人对“争分夺秒”这个词汇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这是法官助理和书记员的办公室。年龄最长的是刘春红,今年28岁,黑龙江佳木斯大学法学专业毕业,2016年进入历城法院刑庭担任法官助理。此前,她是一位收入不菲的律师。她说,干律师与当法官助理感觉其实是不一样的,当法官助理是有一种神圣的感觉。她很佩服龚纬,她说,将来自己也要做一个像“龚姐”这样的人。

  与刘春红一样,法官助理蔡文婧也对龚纬心存一份敬佩和尊敬。蔡文婧毕业于山东政法学院法学专业,于2017年初进入历城法院刑庭工作。按照龚纬的安排,她和刘春红的工作,归纳起来主要有6项:一是登记收案。二是联系被告人及案件其他当事人,送达立案文书,向当事人再次了解基本案情,做工作记录。三是通知检察院公诉人及案件其他当事人开庭时间,联系司法局询问被告人判前社会调查是否出结果。四是起草判决书,向被告人、公诉人及案件其他当事人送达判决书。五是制作执行文书,向被告人及司法局、检察院、公安机关、看守所送达,并告知被告人及时到住所地司法局和公安局报到。六是做财产移送执行文书,将到期未履行财产刑的被告人材料移送执行局。

  团队中还有两名年轻的书记员张豫琦和王文倩,她们主要负责速录和整卷:张豫琦性格温和,有一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但工作起来却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儿。组建团队以来,她录入电脑系统的材料达百余卷;王文倩刚入职不久,但她勤奋好学,做事沉稳,工作有条不紊,信息录入、数据处理,样样拿手。

  姑娘们各有分工,但分工不分家。起初,她们不熟悉工作流程,经常出错。一次,张豫琦忙乱中忘了让律师在送达回证上签字,于是打电话让对方来补签,对方就是不来,还指责她工作不负责任。这下,可把她给急哭了。最后,还是龚纬出面,才把事情解决了。事后,龚纬严厉地批评了张豫琦。

  为增强办案的可操作性,龚纬让团队每名成员都做一个案子明细表,上面有每件案子被告人的姓名,案号,立案、开庭和执行时间等信息。几周后,龚纬需要了解某个案子的进度,就问蔡文婧。结果蔡文婧吞吞吐吐,一句话硬掰成几块,话不连句,成了“一锅粥”。龚纬不用再听就知道是什么情况,她拉下脸来,一顿狠批。蔡文婧怔住了,她从来都没想到龚纬发起火来居然会这么严厉,这还是她们那个和蔼可亲的“龚姐”吗?以后的日子里,她苦练本领,不仅工作变得更加条理,还大幅提高了效率。工作有了起色,人也跟着自信起来。很多情况下,龚纬一个眼神,姑娘们就能心领神会,配合默契。

  队伍是带出来的。龚纬欣喜地看到,几个月下来,大家已没了先前的那种慌乱和无所适从。每次来了案子,她们会自觉按照流程和经验,有条不紊地进行开庭前各种准备——收案,办理立案手续,与当事人做好电话通联与记录;再是庭后送达判决书,办理相关法律手续等。

  在姑娘们看来,龚纬不仅是大家的“主心骨”,也是她们工作中的老师。龚纬不仅教她们做开庭准备工作,还教她们学习撰写判决书。每一次,龚纬都圈圈点点,勾画增删,改得真可谓毫不留情、密不透风,这让大家在感动之余,更增添了一份敬重。

  看到姑娘们紧张忙碌的身影,龚纬既感到欣慰,又感到心疼。姑娘们欣赏龚纬,龚纬更欣赏自己的这些好队员、好伙伴。青春不可逆,需要心血和汗水浇灌,才能大放异彩。龚纬说:“咱们就把每一次工作都看成学习吧!把自己当成海绵,尽情地猛吸养分来充实自己。别辜负了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姑娘们点点头,个个泪中带笑。

  经过这5个多月包括性格、脾气等各方面的磨合,龚纬感到大家已经融为一体了。一个明显的感受就是,安排她们任何事情,不会再像最初那样手忙脚乱了。“真为她们高兴!”龚纬说。

  不过,有一件事情龚纬总是放心不下。她曾不止一次地念叨,千万不能因为开庭和加班的事情耽误人家女孩们的终身大事,有几个至今还没谈对象呢……

  朴素的心灵道白

  有人问龚纬,你办了那么多案子不觉得累吗?

  “能不累吗?我们这个团队的姑娘们都在拼命干,忙起来连喝水的工夫都没有。看着手头上那么多案子等着审理,我心里着急。凡是案子的事,我从没说过‘不’字,这个字我说不出口!”龚纬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里闪着泪光。

  龚纬性格爽快,是一个很阳光的人,但团队组建以来的5个月里,她哭过3回,她是觉得委屈。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她审理的一起故意伤害案件。庭前,被告人同意一次性赔偿受害人10万元,受害人出具了谅解书。经过审理,龚纬依法判决被告人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谁知,庭审刚一结束,被告人70多岁的老父亲就气呼呼地找上门来,逼着龚纬退回10万元赔偿款,还扬言要告她。龚纬好言解释:“被告人认罪,并与受害人自愿达成赔偿协议,法院依法判决……”说着,她就掉眼泪了。

  下班了,龚纬没有回家,而是到学校接上孩子直接去了游泳馆,在水里一游就是2个小时。

  游泳的时候,龚纬必须全力以赴,集中精力,逼着她不再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否则,就会呛水。2个小时后,龚纬爬上岸来,感觉轻松多了。几个小时前的委屈,一下子烟消云散……

  今年3月的一天,龚纬突然感到自己腰疼得厉害。有时,开着庭就疼起来。于是,她只好站起来主持开庭。到医院一查,原来是患了腰脊椎突出症。于是,她开始进行各种治疗:推拿,按摩……,但效果都不理想。一次,陪儿子去游泳,无意中听教练说游泳能治疗脊椎病,她就开始学习游泳。结果,一周下来,她竟然学会了,这令教练十分吃惊:“这么短的时间学会游泳,你还是第一个!”

  此后,游泳成了龚纬的一项健身项目,但更多的时候,是一种精神上的排解。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一位记者曾经问龚纬:“你这么拼命地办案子,为了什么?”她说,当法官就得把手上的案子办出去,不能拖。你换个角度想,不管是受害人还是被告人,身后都有一个家庭。案子一天判不下来,犯罪者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受害人得不到安慰,谁的家人都不安心。一次,一名男子交通肇事撞死了一位老人,庭审的时候,子女们认为被告人认罪态度不好,赔偿不积极,双方矛盾很尖锐。龚纬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就传唤被告人来院里了解情况。果然,这名男子坐在沙发上,满不在乎地说:“保险公司不是赔偿了吗?我只能再给她500元!”龚纬一听,火了,严肃地说:“把人撞死了,你就这个态度吗?你起来,站到一边去!”经过一番教育,该男子终于低下头,表示愿意拿出2万元来赎罪……

  “委屈的时候,可以去游泳池游上2个小时放松一下,但更多的时候,是遇上一些哭笑不得的囧事!”龚纬说,那是一种崩溃的感觉。一次,她开庭审理了一起危险驾驶案件。被告人许某如实供述,当庭认罪,15分钟后当庭宣判。

  “被告人许某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三个月!”龚纬话音刚落,许某就慢悠悠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对龚纬说:“报告法官,我怀孕了。”龚纬顿时怔住了:“那差不多就是一种推倒重来的感觉啊!”本来已经审结的案子,因为这句话又起波折,龚纬只得又安排医院为许某做检查取证,办理监外执行手续。来回一折腾,案子又拖了两天。

  被告人本可以在案件侦查起诉阶段就提出怀孕的事实,可她偏不,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想难为难为法官”龚纬说,多折腾几次没关系,遭受几次误解也没关系,只要判决经得住考验,我就问心无愧!

  龚纬的性格像风一样,她的队员们却个个温润如玉,相互补充着,相互辅佐着,相互滋润着,用李忠林的话来说,就是“龚纬能干,姑娘们‘懂事’”,这个集体因此充满了无限活力。平时,龚纬跟大家无话不谈,但有一件事,大家却并不知晓:龚纬除了是一个优秀的法官,还是山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是一位书法家。她6岁开始练习书法,已写了20多年的书法。龚纬认为,当法官不仅要锤炼法律功底,还要善于从书法、读书、运动等方面汲取营养和向上的力量……

  也正因为如此,龚纬才底气十足。工作中,难免会遇到主动找上门来的关系和人情,龚纬不是简单的拒绝,她不仅要告诉对方“不能过问和打听案件,这是纪律”,还要告诉他要把功夫用在收集证据上,只有证据充分,才能赢得对自己有利的判决……

  短短5个月,龚纬团队作为历城法院审判团队建设的一块“责任田”,已经丰收在望,果实摇曳。

  然而,她们却没有停下脚步。她们坚信,只有经过眼泪和欢笑浸泡过的岁月,才是一种真正的成长。

  龚纬说,在未来的日子里,她们还会继续用“青春速度”来描绘法庭的模样,还会不断夯实自己内心深处的价值坐标,还会把每一场庭审,都当成一次法治梦想的高难度飞翔。

网络编辑:郭天舒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皇冠现金投注)”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