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繁體中文

景区封闭赚钱 村民干巴瞪眼

http://www.e23.cn2012-03-07 08:10:33济南时报

    摘  要:10多年来,南部山区发展旅游业又给当地经济和居民生活带来哪些变化?记者深入占南部山区总面积近70%的历城区仲宫镇、柳埠镇和西营镇,走访知名景区附近的村庄,发现普通村民及乡镇干部感受基本一致:景区经营者可能赚钱了,但旅游业对地方经济发展和农民增收带动作用有限,未达到当地百姓的心理预期。

景区封闭赚钱 村民干巴瞪眼

  南部山区旅游景点周边餐饮点冬季多是静悄悄 记者 王锋 摄

  自2001年济南市政府批准建设南部山区重要生态功能保护区,生态休闲旅游业一直被定位为南部山区重点发展的主导产业之一。

  那么10多年来,南部山区发展旅游业又给当地经济和居民生活带来哪些变化?记者深入占南部山区总面积近70%的历城区仲宫镇、柳埠镇和西营镇,走访知名景区附近的村庄,发现普通村民及乡镇干部感受基本一致:景区经营者可能赚钱了,但旅游业对地方经济发展和农民增收带动作用有限,未达到当地百姓的心理预期。

  地点:西营镇葫芦峪村

  (九如山风景区附近)

  靠种地不够吃的,还得出去打工

  葫芦峪村有两条主要道路,一条宽的一条窄的,沿着宽路爬上一个山坡就是九如山风景区。“窄的是10年前的路。”站在电线杆旁晒太阳的崔店水指着宽路对记者说,这就是九如山发展旅游后,他们村发生的最大变化——— 交通方便了,在家门口坐上312路公交车就可以直达市区。

  旁边正摆弄砖头的赵宗英说,九如山景区开工建设时占用了村里一些地,他家5亩被占去了3亩,因此目前靠种地基本不够吃的,还得外出打工。“当然,占地也有补偿金,3亩地每年能得到2000元左右。”赵宗英说,一开始感觉还行,但物价上涨太快,10年前白面30元一袋,现在70元一袋。

  九如山风景区总经理杨立彬告诉记者,他们对当地经济发展最大作用是带动就业,景区80%的工作人员是当地人,平均工资1300元/月,其次是带动农家乐发展。

  地点:柳埠镇

  (跑马岭野生动物世界附近)

  路通了,但留不住客呀

  汽车在盘山路上行驶,期间经过多个小村落,快到山顶时有位老人在卖山货:“我们这村叫涝洼村,100多口人,路修好了,出去方便多了,只是我今年74岁,走不动了。”老人名叫范洪福,平时摆摊卖些山楂、核桃等,一年能收入3000元左右,比以前到集上卖能多赚1000多元,“只可惜咱这地方不让开发,城里人来留不住脚呀”。

  随着汽车继续行驶,路边的饭店越来越多,只是没有一个开门的。在建筑、装修都不错的信元山庄门口,当地人告诉记者,这家饭店自建起来就没有对外营业过。到达山顶,农家乐老板叶秀说,原来这个地儿有6家饭店,目前只剩下2家,她和丈夫平均一天净赚200多元,只能赚个辛苦钱。

  跑马岭野生动物世界相关负责人赵先生表示,由于他们的存在,一些当地人不用外出打工了,能带动就业100多人,再就是促进农家乐发展。

  地点:仲宫镇杨而村、东泉泸村

  (月亮湾、波罗峪附近)

  休闲可以,度假就难了

  来到杨而村,村民王宝蛾正在月亮湾都市庄园的一个长椒大棚里打理蔬菜。“目前生活还可以,占了地,月亮湾这边每月给30斤白面或者20斤大米,还有油,基本够吃的。”王宝蛾说,在这里工作还有工资,男的一天50元,女的一天40元,她的孩子在济南上班,工作比较稳定。

  在东泉泸村,村支书韩家春告诉记者,波罗峪风景区入驻后解决了全村人的吃水问题,目前吃水不要钱;再一个是就业问题,全村有100多人在景区内工作;平时村民有干果也可以去卖。

  波罗峪风景区负责人王有军告诉记者,经过多年发展,景区在休闲生态旅游方面还可以,但要想度假就难了,因为景区没有足够的宾馆用于接待,要建设没有用地指标。

  基层干部的困惑———

  旅游没给乡镇带来多少收入

  在走访中,记者还采访了仲宫镇、柳埠镇和西营镇的基层干部,他们说,无论从带动农民增收的角度还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的角度,旅游业的作用都很有限。

  旅游热闹好看,收入不多

  谈及“南控”10年,发展观光农业和生态旅游业对当地经济的带动作用,西营镇镇委书记徐建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旅游业虽然搞得很火爆,但实际上带动作用有限。”

  徐建利以九如山为例说,该项目得到很多领导认可,“但也就赚个热闹好看。老百姓有点东西,一篮子核桃、柿子,老太太就可以在路边卖,私家车来了想吃农家饭,农家乐可以赚点钱,其他并没有给老百姓带来更多实惠。”

  政府财政方面得到的实惠也不多。“九如山去年只交给镇财政17万左右的税收,我们倒是需要投入60多万元。”徐建利说。记者在柳埠镇采访时,一些基层干部也表示,该镇是旅游大镇,拥有九顶塔、水帘峡、跑马岭等许多知名景区,但由于税率低等原因,景区对财政的贡献都不大。

  这几年发展速度太慢了

  在仲宫镇,该镇农委主任吕传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南控”以来,仲宫镇的确有了一些发展,例如月亮湾都市庄园带动了农民增收,成为全市知名品牌,农民人均年收入已突破9000元,近4年来,财政收入年均增长接近20%,但与章丘、长清等一些具有可比性的乡镇相比,仲宫发展落伍了。

  吕传杰至今还记得20世纪90年代,仲宫镇被列为全省小城镇建设的中心镇。“但现在已经不行了。”吕传杰说,为了涵养水源,城镇建设用地受到严格控制。在柳埠镇采访时,一些基层干部告诉记者,“南控”使工业发展受到严格限制,政府财政税收来源比以前少多了。

  徐建利告诉记者,2003年以来,西营镇只引进黄岩蜂产品加工厂一家企业,目前全镇只有工业企业8家,且规模普遍较小、效益低下、税收贡献小,吸纳本地剩余劳动力少。但这些企业却承担着完成全镇所有工业指标的重任。不发展工业,指标难以完成,按政策要求引进高科技、无污染的工业项目,困难重重,政府在发展工业方面面临“两难”处境。

  “不过在前两天的党代会上,王敏书记提出‘科学有序地发展南部经济’给我们很大振奋。”徐建利说,“我们常说这样一句话,‘南控,南控,控得很难,好山好水过不了好日子’,真希望以后相关部门能出台详细的、可操作的南部山区发展规划,让我们也能过上好日子。”

作者:刘彪   网络编辑:高志川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皇冠现金投注)”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