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繁體中文

南山垃圾外运困难 探讨多年没有好法

http://www.e23.cn2012-03-06 07:48:32济南时报

    摘  要:南部山区是济南的绿肺、泉城的后花园。2011年2月,经数十名人大代表呼吁,南部山区保护与发展被列为市人代会大会议案。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经过一年多的保护与发展,南部山区的植被恢复、水源保护等有了较大改善。但随着进一步发展,南部山区垃圾处理难的问题日渐凸显。

南山垃圾外运困难 探讨多年没有好法

  在柳埠镇凤凰山东麓的半山腰,占地500多平方米的垃圾露天堆放,令森林消防安全员孙广泉难以忍受。 记者王锋 摄

  南部山区是济南的绿肺、泉城的后花园。2011年2月,经数十名人大代表呼吁,南部山区保护与发展被列为市人代会大会议案。相关部门负责人介绍,经过一年多的保护与发展,南部山区的植被恢复、水源保护等有了较大改善。但随着进一步发展,南部山区垃圾处理难的问题日渐凸显。相关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仲宫镇、西营镇、柳埠镇日产垃圾总量超过950立方米,按照每3立方米垃圾压缩1吨的比例,每天产生的垃圾在300吨以上。

  目前,南部山区没有垃圾处理厂,西营镇刚建成的首座垃圾转运站也未投入运行,这些垃圾大部分只能堆放、填埋。

  一直致力于南部山区环境保护研究的山东师范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张伟表示,堆放的垃圾通过地表径流的冲刷和滤液的渗透会对地下水产生污染。南部山区是济南市泉域地下水的补给区,南部山区的地下水一旦出现污染,会对济南地下水环境造成极大威胁。

  南部山区是济南的绿肺、泉城的后花园。2011年2月,经数十名人大代表呼吁,南部山区绍,经过一年多的保护与发展,南部山区的植被恢复、水源保护等有了较大改善。但随着进一提供的资料显示,仲宫镇、西营镇、柳埠镇日产垃圾总量超过950立方米,按照每3立方目前,南部山区没有垃圾处理厂,西营镇刚建成的首座垃圾转运站也未投入运行,这些垃圾

  一直致力于南部山区环境保护研究的山东师范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张伟表示,堆放产生污染。南部山区是济南市泉域地下水的补给区,南部山区的地下水一旦出现污染,会对

  【个案实例】

  国家级生态村垃圾堆满河道

  历城区仲宫镇艾家村位于济南市南部山区锦绣川水库下游1公里处,既依山也傍水。2008年,艾家村成为全国第一批国家级生态村。“家家做饭用沼气,个个路灯太阳能”,生态、环保成为这个村庄的代名词。然而,2月8日,记者来到艾家村时却看到了另一番景象:村口四五米宽的河道内堆满了各种垃圾。一边是国家级生态村的声名在外,一边是堆满河道的垃圾,作为济南市人大代表的艾家村村长艾传民说,这不只是一个村庄的无奈,今年他在市两会上也提出了“南部山区垃圾处理难”问题。

  河水流过垃圾,流向卧虎山水库

  2月8日下午记者来到艾家村,远远望去一个个精致的四合院、漂亮的别墅偎依在山下;国家级生态村的标志牌赫然立在村口,主道路两侧是一个个生态草莓种植大棚和农家乐。一切让记者仿佛有种置身世外桃源的感觉。继续往村里走了约百米,却看到了让记者大吃一惊的场景:艾家村村前有条宽约四五米的小河,记者站在村口小桥上向西看去,200余米的河道内堆满了各种垃圾。有些河段已经化冻,涓涓细流穿过一堆堆垃圾向西流去。多位村民和锦绣川办事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条小河流向卧虎山水库。

  艾传民介绍,河道里垃圾存在差不多一年了,“基本上是附近农家乐和一些不自觉村民倾倒的,还有一部分是来旅游的人带来的。”村民艾先生说,村里有垃圾箱,有些村民可能嫌远嫌麻烦就把垃圾倒在了河道里。“过年期间产生的垃圾也会多一些。”艾先生说,现在垃圾多跟刚过完年也有一定关系。

  艾传民介绍,前几年他们村曾举办过两次较大的采摘活动,但是之后就没在搞过。“一方面,是因为太多人来后资源达不到要求。还有一方面,就是人来太多了产生的垃圾也多。”

  市两会上提出“垃圾处理难问题”

  艾传民介绍,河道的垃圾年前村里就有计划要处理,因为涉及河道规划一直还未动工。“不过,即使是处理的话也只能拉到附近的垃圾场。”艾传民说,锦绣川乡的垃圾场已趋于饱和,垃圾填埋并不是长久之法。填埋会对景观水源产生很大污染。“面对垃圾,我们也非常无奈。”艾传民说。

  不仅仅是艾家村、锦绣川的垃圾面临处理问题,仲宫镇、柳埠镇也存在同样的问题。2月28日晚,记者再次联系正在参加市两会的艾传民。“南部山区的垃圾处理难问题,我们已经作为建议提出来了。”艾传民说,相关部门也已经着手开始处理这个问题。

  【记者见闻】

  大部分垃圾只能堆放、填埋,

  唯一的垃圾转运站

  百余平方米十几米深的大坑内填满垃圾,一处荒山上3个垃圾场,垃圾场内堆满了各种餐饮垃圾、生活垃圾……这是记者在绣川办事处和柳埠镇的垃圾场看到的情景。因为没有垃圾处理厂,也没有运行的垃圾转运站,南部山区的绝大部分垃圾只能堆放、填埋。过去,南部山区垃圾产生量很小,可以自行消化,自从20世纪末21世纪初开始大力发展旅游业以来,南部山区垃圾处理问题日渐突出。

  地点:绣川办事处艾家村对面

  百余平方米的深山坑填满垃圾

  大小约百余平方米、深十几米的山坑填满了垃圾,坑里几棵树大部分被垃圾掩埋,露着的一小段树梢上挂满了红红白白的塑料袋……这里就是锦绣川垃圾填埋场——— 在锦绣川水库下游约一公里处,艾家村对面山坡上。

  2月8日下午5点20分左右,温度计显示室外温度为-2℃,记者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来到垃圾场。即使在寒冷的天气条件下,记者在离垃圾堆十几米远的地方就闻到了刺鼻的臭味。

  走进垃圾堆,既有烂白菜、破衣服等村民生活垃圾,也有剩菜、泔水等餐饮垃圾,还有混凝土块、碎砖块等建筑垃圾。记者沿垃圾堆上方穿过,发现这个垃圾堆已经填得很结实,并没有松软的感觉。附近的环卫工告诉记者,这些垃圾堆在这已经一年多了,附近村里村民的生活垃圾,农家乐、饭店里的餐饮垃圾,景区里的旅游垃圾都运往这里。

  正在捡垃圾的几名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这堆垃圾给附近村民也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冬天还好一些,味道不是很大,一到夏天隔着百十米就能闻到臭味,苍蝇更是“铺天盖地”。“这是政府买的地方,附近垃圾全部倒在这里。”环卫工说,别看只是一个大山沟,这里就是绣川办事处的“垃圾处理厂”。

  难以处理

  还未开始运行

  地点:柳埠镇北峪村附近

  一处荒山3个填埋场

  柳埠镇的垃圾填埋场在北峪村附近的一处荒山上,共有3个填埋场,3个填埋场互相之间的距离都在百米之内。2月10日下午,记者来到柳埠镇垃圾填埋场进行探访。

  车刚开到北峪村附近,远远地记者就看到了路旁的一处“垃圾山”。这处垃圾堆面积近百平方米,高约三四米。记者看到垃圾多为塑料袋、破旧衣物等生活垃圾。住在附近的孙先生告诉记者,路边的这个垃圾堆是2010年4月至2011年5月形成的。

  在孙先生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另一处垃圾填埋点。一条百余米长、十几米宽、十几米深的山谷从山顶延伸下来,垃圾将山脚往上十余米的山谷全部填满。垃圾上长满了野草,还有几棵小树,已经褪色的塑料袋挂在枝头,随风飘动发出唰唰声。要不是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这是垃圾堆。“这儿是最早的垃圾堆放点,从2004年开始一直到2010年。”孙先生说。

  随孙先生一路往南走,记者突然闻到了一股恶臭。再往前走了几十米,记者看到了最后一处垃圾堆放点——— 在一个面积约百余平方米的废弃采石场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垃圾。这里的垃圾明显要比前两处的“新”,散发着浓浓的臭气。“这里是从2011年5月开始用来填垃圾的。”孙先生说,一到夏天这里的苍蝇非常多,从这条路上走一趟,苍蝇趴在身上能让衣服变个颜色。

  去年建成的垃圾转运站还未运行

  垃圾堆放、填埋的情况不只在绣川办事处和柳埠镇存在,南部山区的仲宫镇、彩石镇等大部分地区垃圾目前也只能以堆放、填埋的方式处理。记者连日来调查发现,整个南部山区附近没有垃圾处理厂,西营镇去年建成南部山区唯一一个垃圾转运站,但目前这个转运站还未投入运行。

  记者的调查在历城区相关负责人处得到了证实。该负责人说,因涉及环境保护问题,南部山区并未建设垃圾处理厂;历城区去年起在南部山区投资建设垃圾转运站,目前西营镇的垃圾转运站已建设完成,因天气等原因暂未投入运行。

  【相关影响】

  济南地下水质与南山环境紧密相连

  垃圾堆放不仅会对自然景观造成污染,还会对水源保护造成威胁。相关专家和水利局负责人表示,济南市地下水水质南部山区地质环境的优劣,南部山区的地下水一旦出现污染,会对济南地下水环境造成极大威胁村民:原来的井水都不能喝了

  “最大的危害还是对水源的污染,污染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对地表水的污染,另一种是对地下水的污染。”济南市水利局相关负责人说,下雨时,堆放的垃圾受雨水冲刷,随着河流等地表径流流入水库等对地表水造成污染。受污染地表水会慢慢渗透,污染浅层地下水。垃圾填埋后,一些垃圾滤液也会慢慢渗透污染浅层地下水,而在局部地区,浅层地下水与深层地下水是互通的,如果浅层地下水污染严重,深层地下水也会受到污染。

  针对锦绣川垃圾堆放点的问题,水利局相关负责人说:“垃圾填埋场虽然处于锦绣川水库下游,但在卧虎山水库上游,会对卧虎山水库的水源保护造成直接威胁。”

  记者探访时发现,流经艾家村的河流,上游穿过绣川办事处的商业街。上游河段堆了很多生活垃圾,还有一个大的排污口不断往河道里排水。附近一家超市的老板娘告诉记者,“原来的井水都不能喝了,政府找地儿集中挖了口深水井,通过自来水管道输送到各家。”

  专家:济南地下水水质污染加剧

  一直致力于南部山区环境保护研究的山东师范大学旅游管理系教授张伟表示,根据有关监测结果分析,济南地下水水质整体不错,但硬度、硝酸盐、氯离子等含量上升趋势明显,说明地下水水质污染日趋加剧。

  张教授还表示,济南四大泉群的地下水主要由泰山以北的间接补给区和济南南部山区以及经十路以南的直接补给区提供。南部山区石灰岩大面积裸露,裂隙岩溶较多,有利于降水入渗,垃圾场的渗滤液对地下水环境影响非常大。南部山区的地下水一旦出现污染,会对济南地下水环境造成极大威胁。

  【探寻原因】

  山深路远成本高,垃圾难外运

  为什么南部山区的垃圾问题迟迟没有解决?采访中,记者从多个相关部门了解到,南部山区不适宜建设大型的垃圾处理厂,又因其自然环境的原因,山深路远,如果把垃圾运到济南其他垃圾处理厂运输成本非常高。怕影响生态环境不能建垃圾处理厂

  既然南部山区面临垃圾处理难的问题,为什么不就近建设垃圾处理厂呢?记者从历城区相关部门了解到,垃圾处理厂的建设需要精心规划选址。南部山区是济南的绿肺,是济南泉水的发源地,大型垃圾处理厂的建设会对南部山区的自然生态环境产生影响。因此,在南部山区并不适宜建设大型垃圾处理厂。

  村庄又多又分散垃圾收集难

  仲宫镇相关负责人表示,南部山区村庄较多,分布广泛,垃圾集中收集的难度很大。以往一些偏远村庄的垃圾量很小,可以自然处理。如今随着南部山区的进一步发展,一些村庄成了旅游点,农家乐兴起,外来人口增多,垃圾产生量逐年递增。“农村垃圾的收集处理,也是一个很头疼的问题。”该负责人说。

  柳埠垃圾外运每天得花1.2万当地财政掏不起

  采访中多个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把南部山区的垃圾运到济南其他垃圾处理厂,成本非常高。柳埠镇相关负责人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整个柳埠镇每天产生垃圾100余吨,约150立方米。把垃圾运到济阳的垃圾处理厂,平均每立方米的成本在80元左右。如果要把柳埠的垃圾全部运出去,每天需要80×150=12000元,每周就是8.4万元,每个月就是30多万,每年就要400多万。“这样一笔‘巨款’,当地财政是拿不出来的。”该负责人坦言。

  仲宫镇、西营镇的相关负责人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光是镇区及周边地区,每天产生的垃圾就在六七十吨左右,我们还有8个办事处,74个行政村。”仲宫镇相关负责人说,垃圾的量非常大,要想彻底清运成本将非常高。

  【解决之道】

  历城投1亿处理南部山区垃圾

  南部山区垃圾处理难问题已存在多时,为解决这一“顽疾”,去年起历城区投资近1亿元,推进“城乡环卫一体化”工程。该工程将以在南部山区建设垃圾转运站为核心,建立从农村垃圾收集到运输到垃圾处理厂的“人-桶-车-站-厂”处理体系。目前,西营镇的垃圾转运站已建设完成。运作模式“人-桶-车-站-厂”模式

  2月15日,历城区城管局相关负责人给记者详细讲解了“人-桶-车-站-厂”的运作模式。

  人,就是每100户村民设置一名保洁员;桶,就是每20户村民配置一个240升的垃圾收集桶;车,就是每3000户配置一辆垃圾收集车;站,就是各街镇建设垃圾转运站;厂,就是将生活垃圾运到济阳垃圾处理厂处理。

  目前进展西营镇垃圾转运站已建设完成

  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作为南部山区试点街镇西营镇垃圾转运站已经建设完成;彩石、柳埠镇的环卫设施正在建设中;仲宫、港沟已完成选址和方案设计工作。

  西营镇的垃圾转运站建在镇区以北约2公里的地方,2月8日,记者在现场看到,操作间里的压缩设备已安装完毕,办公室内也已悬挂起规章条例,转运站周围堆放了一些生活垃圾。西营镇容貌办主任田延宾说:“目前,转运站已经调试完毕,等天气条件允许,资金到位后即可投入运行。周围的垃圾就是第一批需要压缩处理的。”

  仍存矛盾街镇不积极:配套设施也差钱

  历城区相关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西营的垃圾转运站应该于2011年12月份投入使用,但截至记者发稿时该转运站仍未投入使用。西营镇相关负责人表示,垃圾转运站迟迟未能投入使用最大的原因还是天气,等天气转暖达到运行条件时将立即启动。该负责人坦言,运转资金保证问题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转运站建成后,配套设施的建设也需要很大一笔费用,而街镇政府的财力普遍有限。”锦绣川办事处相关负责人说,这是目前各街镇对垃圾转运站建设不是很积极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村里收集垃圾每年最小的村也得两三万元,这是一笔相当大的费用。”仲宫镇相关负责人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整个镇区各种配套设施建设及环卫工工资每年也得30余万,这一部分费用让他们很头疼。

  针对这一问题,历城区城管局相关负责人直言:“区里已经拿出一半的建设资金。谁制造的垃圾谁处理,剩下的需要街镇自己解决。”

作者:卢明 丁宁   网络编辑:高志川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皇冠现金投注)”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