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繁體中文

“罐头瓶”儿童医院急盼“长大”

http://www.e23.cn2012-03-05 08:00:04济南时报

    摘  要:从上世纪80年代医院迁建,郭志军就全程参与,曾被他引以为豪的门诊楼、康复楼,现已成了被人笑话的“罐头瓶儿”。全年66万门诊量和2万余人次的住院量,容纳在3.5万平方米的医疗用房内,不挤才怪!经十路两次拓宽挤走了儿童医院3.5亩地,被居民区和公交场站半包围的它却无处“突围”,郭志军头疼了三四年:济南市儿童医院难不成真的“长不大”了?

  患者投诉,员工委屈,一股脑涌到郭志军面前。

  郭志军是济南市儿童医院负责基础建设的行政院长,问题来到他这儿,归根到底都在“医院太小”上。

  从上世纪80年代医院迁建,郭志军就全程参与,曾被他引以为豪的门诊楼、康复楼,现已成了被人笑话的“罐头瓶儿”。全年66万门诊量和2万余人次的住院量,容纳在3.5万平方米的医疗用房内,不挤才怪!经十路两次拓宽挤走了儿童医院3.5亩地,被居民区和公交场站半包围的它却无处“突围”,郭志军头疼了三四年:济南市儿童医院难不成真的“长不大”了?

  患儿家长的等床“比赛”

  3月1日2:39,董道松两岁半的儿子咳累了也哭累了,总算睡了。

  董道松是聊城高唐人,儿子患了肺炎,2月29日,他和父母、妻子带着孩子到济南市儿童医院求医,但当天没有等到床位。

  附近130元一晚的小旅馆条件简陋,只有一张床,没有暖气,董道松的母亲和妻子躺在孩子两旁勉强合一下眼,他和老父亲则在凳子上坐了大半夜。

  2:56,董道松轻手轻脚地披上棉大衣,他要去儿童医院住院处排队等床了。医生告诉他每天都会有几个出院的,但数额不多。

  旅馆楼道里能清楚地听到不下五个孩子的哭声,他们也都哭累了,哭声时断时续。楼道口闪过了两个大人身影,董道松意识到他们很可能也是去儿童医院等床的家长,他狠狠揉了两下疲劳的双眼,加快了脚步。

  3:11,董道松走进了儿童医院住院楼,因为太早,通往住院处的门是锁着的。董道松绕着走了一圈,确定没有能跟他竞争等床的家长后,便席地坐到了住院处的大门前。来济南一天多,直到这时他的心才有些安稳地放下了。前一天,他带着一家赶到医院,可走到哪都满眼是孩子、家长,走到哪里都有挡在眼前的人,他心情烦躁,精神高度紧张。

  4:27,来等床的家长已有四五个,董道松赶紧站起,双手扒住住院处的门把手,并背转了身。他能听出其他几个家长也是外地人,都是冲着济南市儿童医院高超的医术来的。董道松刻意避免与他们交流,生怕熟了之后等会抢床抹不开面。

  7:46,排队的家长已20多人。董道松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出院结算”处,那里只有四五个家长。望着身后长队,他感觉提前五个小时来是明智的。

  8:00,董道松顺利办下入院手续。在他身后,一个4:00左右跟他一起等床的潍坊家长,因为憋不住上了个厕所,队次被抢占了。他起初轻声与占位者商量,后来高声吵了起来,心急火燎的家长没有一个愿意让位,反而越发排队紧凑了,他们甚至挤到了一起,抢床开始了……

  为求床位下跪“走后门”

  医院客户服务中心主任阎玺宇“顶雷”已有五六年,大量有关求医难、住院难的投诉都反馈到他这里,他得向上级解释,给投诉者解释。50多岁的他已两鬓斑白,说话已职业性地柔声细语。阎玺宇说,动不得急,因为医院这“一亩三分地”摆在所有人眼前,实在盛不下每年66万的门诊量,600个床位更是供不应求。

  阎玺宇对济南市儿童医院的基础建设情况太熟悉了,自上世纪80年代医院迁建南辛庄时,他已在院工作,30多年了,他闭着眼都能走遍医院各个角落。1986年,济南市儿童医院迁建营市街时占地31亩,后来经十路两次拓宽,紧挨经十路的儿童医院被占掉3.5亩地。

  2008年前,儿童医院还未明显感到用地紧张,当时它的年门诊量在30万左右。2008年后,门诊量以每年15%的幅度递增,2011年已达66万,医院在就诊高峰期甚至到了不得不扒拉着人走路的程度。

  阎玺宇至今仍清楚地记得2010年夏天,一个济宁患儿家长见到他就扑通跪倒的场景。家长排了几天的队,愣是没住上院,多日在医院走廊席地而睡,身上的馊味隔着几米就能闻到。

  阎玺宇差点掉下泪,几乎是抱着把家长扶了起来。他厚着脸皮,平生唯一一次找住院处同事“走后门”,硬塞着加了一张病床。阎玺宇知道,现在医院周边很多旅馆和租住房里,住着外地来求医的患儿和家属,他心疼他们,更为他们着急。

  两个“委屈”人的苦衷

  医院中心输液室护士长徐群同样着急,在儿童医院800多职工眼里,她也是受委屈最多的人之一。在500平方米的中心输液室里,徐群每天巡视不下百次。在这里,每天有超过1000多名需要输液的患儿,加上陪护的家长,平均会有6000多人。

  因为输液室面积狭小,有些不耐烦的患儿家长不时把火发到徐群身上,挨骂、甚至被打对她来说都是常事。

  2009年冬天,徐群挨了入职以来的第一个耳光。等急了的家长看着徐群到处巡视,以为她在闲逛,上来就打了一耳光。徐群强忍着泪,带他看了仅有的6个输液台,那里已实在没有地方扩展安置新的输液台。

  中心输液室与门诊楼18米的楼间距里,现在已搭起了准备扩建的钢结构框架,徐群说,院方正准备把输液观察室打通并向楼外扩建,将输液室升级到800平方米左右,或许到时候她能少受点“委屈”了。

  值班室老赵跟就医车辆的“战斗”短时间内也是解决不了的,他的主要工作就是疏导入院车辆。这个与就医、住院没有丝毫业务瓜葛的工作,反而是受“委屈”最早、最直接的。因为空地有限,济南市儿童医院的停车位仅有150个,但每天的入院车辆能达到上千辆。

  长时间等待不能进入停车的患儿家属着急了,张口就骂。58岁的老赵,很多时候脸上挂不住了,就快跑回值班室猛喝水,让自己平静下来。老赵说,他理解家长的“救子心切”。

  患者的投诉,员工的委屈,作为行政院长的郭志军都看在眼里。他知道,这一切大都是因为医院太小闹的,负责基础建设的他倍感心焦。郭志军的苦恼是摆在所有人眼前的,自1997年第一次扩建至今,他已在27.5亩的占地上插空增建了2座楼,绿化面积已被缩减到10%。

  捉襟见肘的医疗用地

  郭志军也知道的确无空可插了,1997年,他在门诊楼和老病房楼间建起了连体楼,中心输液室及诸多科室被安置到里边。2005年,拆除医院东侧食堂、车库和锅炉房,建起了17层的新病房楼。

  即便如此,作为全省手足口病的定点专科医院,儿童医院内的手足口病防治科室却仍无处安置,无奈之下,他们只得倒出医院西南侧一排平房暂且安置。每年手足口病高发期,患儿不得不排队在平房外输液,为免药液暴晒变质,郭志军又在平房外搭建了遮阳凉棚。

  医院先进的医疗设备也是不便安置的,现在,儿童医院的先进大型设备磁共振装置和大型DSA检查设备是放在老康复楼一层的,占去近400平方米的面积,现已投入使用。本就面积不足的老康复楼,现只剩80余张病床,近半数接受康复治疗的患儿不得不随父母在外租住。

  捉襟见肘的医院用房,吓跑了不少作为人才引进的博士。2010年底,从青岛赶来求医的患儿家长一句话更是刺激了郭志军,他笑话济南市儿童医院30多年了“长不大”,空有“山东省规模最大的儿童医院”称号,他们的青岛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由政府投资、土地无偿划拨,已建成建筑面积85000平方米,14层和24层高的儿科住院楼,5层高的门诊医技楼。另50000平方米的妇科住院楼正在建设中。

  此话初传到郭志军耳朵里,他并不相信,上世纪80年代树立起的自豪感仍然支撑着他。但2011年,郭志军借出差机会专程去青岛实地验证了一下,青岛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3座恢弘大气的高楼,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回到儿童医院,郭志军就开始埋头画图,他在设计一座新的内科综合楼,以取代上世纪80年代砖混结构的老病房楼,通过拆旧换新局部解决用房困境。郭志军说,他现在做梦都在想这座新楼,“5层以下是门诊,5层以上全都作为病房”。

  但摆在他面前的现实是,2007年,儿童医院投资建造18层新病房楼时,已投入1.3亿元,他规划的内科综合楼钱从何来?郭志军把画好的四五张图纸收了起来,不再展示给任何人看。

  儿童医院的“南扩”“西进”梦

  儿童医院老员工们都还清晰地记得,上世纪80年代迁建到南辛庄时,这里是一片菜地,周围没有一栋超过三层的建筑,医院的四层楼让他们很骄傲。

  老员工惋惜不已,当时,除去他们用掉的31亩地外,医院南侧的36亩菜地也是划归给儿童医院的预留医疗用地。“往南是一个大水塘,站在楼上能看到成片蔬菜。”一位退休医生说,当年,医院由经三纬一迁至经十路西首,是济南市重点工程,医院基础建设全由省、市发改委投资。后来,随着城市向西发展,医院南侧的预留医疗用地变成了居民区。

  “当年有地用不上,现在缺地不再有”,郭志军说,随着济南市儿童医院不断发展,他们的摊子越来越大:山东省残疾儿童康复技术指导中心、济南市危重儿童救助转运中心、山东省手足口病定点专科医院……如今,儿童医院经山东省卫生厅审批建设规模可达800张床位,但受基础建设所限,他们实际最多可设立600张床位。

  紧要关头,郭志军搬出了2008年修订的《综合医院建设标准》:建设规模800~900床,建筑面积指标88平方米/床,建设用地指标111平方米/床。“也就是说,按规范儿童医院建设用地指标应在80000平方米以上,100多亩”。

  郭志军不敢想那么大,现在他想好的是在儿童医院现址不变的基础上“南扩”或“西进”。“南扩”即瞄准儿童医院向南与南辛庄街之间占地36亩的居民区,“西进”即瞄准儿童医院西侧公交公司占地20亩的停车场。这两个想法也曾被人大代表提交到济南市“两会”上,提案称“随着城市不断发展,电车公司应向西迁移,满足城市公共交通需要,可由市政府协调,将土地划拨为儿童医院医疗用地”。

  郭志军认为这个方案是最易于实现的,因为电车公司拆迁难度小,而儿童医院南侧的上千户居民,拆迁资金估算将超2亿元。谈到兴奋处,郭志军又翻出他画的规划图,无论向南还是向西,他都想好了方案。

  记者体验市儿童医院“人山人海”就医环境

  不管哪个科室,你都觉得挤

  门诊量由2008年30万人次增加到2011年66万人次,住院病人由2008年6000人增加到2011年21000人……不断翻番的数字不仅代表着人们对济南市儿童医院的认可,背后还是有限的医疗资源与激增的患儿需求之间的矛盾。

  【家长讲述】

  等了一个月没有住上院

  赵翔呆呆地坐在儿童医院康复中心的走廊上,隔窗的屋里,妻子正和工作人员为8个月的儿子做康复训练。儿子一嘟嘴或是咧嘴笑一笑,都会让妻子兴奋一阵。妻子隔几分钟就会抬头看一看他,他需要专心看着,及时报以鼓励的微笑。屋中还有十几个孩子像赵翔儿子一样,肆无忌惮地嬉笑打闹着。

  赵翔儿子被查出患有脑瘫已25天,当天就被送到这里治疗,但到现在还没住上院。中心有个公示榜,需要住院的病人按照顺序排起来。赵翔每天都会去看看,“一共得有三十多人等着住院,儿子排在四五名,一时半会还是住不进来。”赵翔说。

  赵翔一家来自临沂,由于医院床位紧张,一家三口不得不租住在附近,过着医院、出租房两点一线的生活。这个山东省唯一的省级残疾儿童康复技术指导中心,像是夫妻俩最后的救命稻草,儿子能否恢复健康日夜牵着俩人的心。

  【记者体验】

  走到哪儿都觉得挤

  这个省级康复中心坐落在上世纪80年代建造的4层建筑中,现开放床位92张,日在训儿童达170余人。但对于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孩子和家长来说,有限的医疗资源捉襟见肘。

  “一个疗程是三个月,一般孩子需要住半年甚至一年,所以床位显得尤其珍贵,很多家长都是租住在附近。”一位医生说,康复中心总有效率达90%以上,创下了治疗该病最早、治疗效果最好、治疗有效率最高的三项省内纪录,很多家长慕名而来。

  像康复中心一样,空间导致的医疗资源紧张体现在济南市儿童医院的方方面面。

  父母为孩子就诊挂号时,略显宽敞的挂号大厅,其实是利用两栋楼之间的空地建起的大棚,每天有上万家长在此经过。

  距离经十路只有20米的内科门诊,15名专家每天接诊近千名儿童,数千位家长在此排队陪着孩子,而等候室里的几十个座椅显得极不协调。

  二楼的输液大厅五百平方米的空间内,每天有上千名儿童在此输液,每名儿童有两三位陪同家长。由于大厅所在楼房已建成近三十年,通风条件差,室内空气浑浊。

  三楼的检测中心其实是加盖建筑,狭窄的走廊每天也要接待数千名家长,为了增大空间,这里直接连等候椅都没有。

  夜晚急诊室比白天更忙碌,每晚都会有慌慌忙忙的父母带着孩子来急诊,200平方米的空间内,每晚至少有200名儿童前来就诊。抱着熟睡的孩子,很多家长不得不坐着自带马扎渡过一个个难熬夜晚。

  ……

  【相关链接】

  全国30余城市儿童医院规模超济南

  在省内,3.5万平方米建筑面积也已落后于青岛、泰安

  经过多年发展,济南市儿童医院已成为省内医疗技术最先进的儿童医院,承担着全省大部分地区儿童的医疗、预防、急救、康复、保健、教学、科研等任务。目前年门诊量66万人次,年出院病人近2万人次,每年门诊增速约15%,床位使用率一直保持在120%以上。但占地27.5亩,建筑面积只有3.5万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已远远满足不了需求。“我们的技术在全国是一流的,但是医疗用地和用房限制医院的发展越来越突出。”医院门诊部主任彭振居说,相较于全国各地迅速发展的儿童医院,济南已落后了好几年。

  2008年,由政府拨款7亿元的北京儿童医院急救中心大楼改扩建完成投入使用,在进一步缓解看病难的同时使患者及家人享受到高质量医疗服务。

  2010年,南京市政府划拨200亩地、6亿元资金用于新院区建设,床位编制将达到2000张,年门诊量突破200万人次。

  武汉市妇女儿童医院雄心勃勃,2014年建筑面积将达到20余万平方米,病床数超过2000张,拥有四个门诊部和数幢现代化住院大楼。

  2012年,西安儿童医院的扩建工程将完成,目前医院占地面积140.45亩,业务用房面积88300平方米,编制床位1000张。

  号称亚洲最大的郑州市儿童医院,也将在明年建成使用。医院占地面积为296亩,建筑面积是12.89万平方米,总投资6.36亿元。

  沈阳、深圳、贵阳、保定、哈尔滨、福州、长春等全国30个多城市已经在儿童医院用地方面超过了济南。

  而在省内,济南也在此方面落后于青岛、泰安等地。青岛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由政府划拨土地和钱款建设新院,规划建筑面积13.5万平方米,编制床位1150张。泰安市妇幼保健院(原泰安市儿童医院)新院建设工程被列为泰安市2010年第二批新开工重点建设项目。新院占地面积约190亩,总投资约4.4亿元。

作者:潘庆照 刘有杰   网络编辑:高志川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皇冠现金投注)”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